新华网发布2018综艺趋势观察平台版

奔跑吧/

运行

2015年,视频网站兴起,随后三年,自制网络综艺节目越来越多。 如今,网络综艺已经告别了粗暴野蛮的成长阶段。 2018年前三季度推出的118档网络综艺中,点击频频,播放量大幅增长。 类型上,偶像养成类、观察类、亚文化竞赛类等也产生了经典,取得了可喜的成绩。

相比之下,这两年饱受诟病的电视综艺节目似乎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。 N代老综艺仍然是电视综艺节目的中流砥柱,但创新意识薄弱,仍然表现出严重的弱势。 当然,政策限制对台湾综合业态的呈现也有一定影响,在规模、题材、时长等方面都有更严格的限制。

从猫眼迄今为止的数据来看,频频被诟病的传统电视综艺仍然依靠综艺N代扛大旗。 播放量前五的节目都是综艺N代。 不过,对比2017年和2018年的同一档节目两季的数据来看,2018年,N代的播放量下降严重,收视率和口碑也出现下滑。

人才流失、资本转移、政策限制、创新匮乏……卫视平台在各方面的尴尬中苦苦求存和发展,电视综艺的生存之路也陷入困境。一直处于迷茫的状态。 相比之下,网络综艺平台上的节目类型却是百花齐放。 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让多年来被忽视的偶像养成市场升温,一炮而红。 多档优质纪实节目、观察类节目也获得了良好的口碑。

2019年,电视平台能否在综艺市场发起逆袭? 视频网站自制综艺能否继续创造更多爆款现象? 我们或许可以从2018年的综艺趋势报告中找到一些答案。

综合N代

仍是电视综艺平台的主力军

纵观2018年电视综艺节目的发展趋势,虽然市场上出现了《声临其境》、《幻城》等口碑好、收视率好的新节目,但主力军仍是实力雄厚的综艺节目。观众基础和制作规模。 N世代中,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奔跑吧》、《极限挑战》等王牌综艺等“长寿”综艺卷土重来。 从播放量数据来看,电视剧排名前十的新节目只有《幻城》一部。 排名前五的节目分别是:《奔跑吧》第二季,网络播放量68.1亿; 《极限挑战》第四季35亿,《歌手》第二季29.6亿,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二季29.4亿,《中餐厅》第二季26.2亿。 (数据来源:猫眼)

虽然综艺N代撑起了2018年电视综艺节目的整体局面,但与2017年相比,整体节目收视率和播放量仍然有所下降。 播放量排名第一的《奔跑吧》收视量锐减近30亿。 《极限挑战》减少了7亿多。 相比收视率​​和播放量的下滑,N代的口碑其实有所回升。 《中国好声音》本季豆瓣评分6.2,远高于上一季的5.0; 《歌手》从6.4上升到6.5; 《最强大脑》从6.1到7.2。

当然,N代电视综艺也在努力创新,但在话题性上,似乎还是有点累了。 政策、播出时间、时长、明星与元素组合等方面的限制,让N世代综艺的播出相对更加稳定。 观众审美的日益提高、创新的枯竭,也让N世代综艺变得越来越重要。 衰退。

在N世代关注度下降的情况下,为什么电视平台还愿意坚持下去? 这其实与电视综艺节目制作成本高、观众口味变化快有关。 电视综艺节目接收观众反馈的速度相对较慢。 在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,制作公司很难依靠过去的经验来预测自己是否会吸引观众。 试错成本大大增加,N代综艺表现与上一季或几季试水相对降低了“试错风险”。 同时,加上前期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积累,吸引广告投入的难度也相对降低。

不仅是电视综艺节目,视频网站自制综艺节目也遭遇了口碑失败。 堪称“网络综艺鼻祖”的《七霸说》豆瓣评分不断下滑,从第一季的9.1分下降到去年第二季的7.8分。 今年《七霸说》第五季跌至7.3分; 《火星情报》在《游戏》第四节,评分直接跌至3.3分。

在互联网支撑的综艺市场中,观众的观看口味也在快速变化。 老IP虽然努力创新,但依然跟不上观众的审美需求。 N一代想要冲破重围,重拾巅峰力量,需要顺应时代发展,精准瞄准受众,进行突破性的改革创新。

网络运营商数量翻倍

爆款产品频频出现,但跟风同质化现象依然存在。

互联网综合市场发展至今,已告别最初的“野蛮生长”阶段,转向高质量发展。 从数量上看,2018年网络综艺节目多达385个,比2017年的197个增长了一倍(来源:监管中心统计数据,统计时间为上年10月至本年10月)。 播放量方面,《创造101》总播放数54.24亿,《偶像练习生》总播放数35.32亿,《热血街舞团》总播放数超过18.32亿,而《这就是铁甲》的规模就比较小了。 钟情的新网络综艺也累计获得了17.41亿的观看量。 (数据来源:亿恩数据)

除了数量和播放量快速增长外,网络综艺的吸金力也屡次突破天花板,有望赶上电视综艺。 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总片名投资超2亿; 《这就是街舞》和《热血街舞团》总投资超6亿。 网络综艺的强大投资能力,不仅与节目自身制作、明星嘉宾等因素有关,除了相关性之外,还与网课生特有的灵活性、互动性、用户粘性有很大关系。环境。 比如早期创造网络综艺投资奇迹的《七霸说》今年就以新的方式让广告商利用口播,而《创造101》等发展类节目也引入了美妆、服装等节目。并且,电商等时尚广告植入成为节目衍生单位,软植入自然更具有传播效果。

2018年,网络综艺市场也出现了不少爆款。 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掀起了电视选秀节目向网络真人秀转型的潮流。 继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掀起选秀热潮十三年后,选秀节目、养成类节目等节目标签重新引入综艺市场。

然而,网络综艺市场也经历了与电视综艺市场相同的同质化问题。 街舞主题的《热血街舞团》和《这就是街舞》同时比赛; 机械科技主题的《这就是铁甲》、《机器人》《争霸》都有车祸题材; 《可爱的小大人》和《小手牵小狗》也有类似的主题……

同时、同一主题的撞车事件,实际上反映出视频网站对年轻观众快速变化的观看需求的热敏性。 在主题和创意相同的条件下,不同网络平台节目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。 资本的竞争、制作量,包括明星阵容、互动性等都将成为同质化节目的竞争筹码。

媒体融合

台湾互联网平台壁垒正逐步被打破

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发展,综艺市场中台湾与互联网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变化。 初期,网络平台购买电视综艺节目播放权是常态; 后来,网络综艺开始流行,他们撕掉了粗制滥造的标签,创造出了许多精品; 随着网络平台的兴起,电视台也瞄准了互联网,利用平台通过网络联动扩大节目影响力和受众群体。 直到现在,一些电视综艺节目已经转投网络平台播出,彻底变成了网络综艺……可以发现,综艺市场中电视台与视频网站之间的平台壁垒正在逐渐被打破,而两者之间的主导地位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2015年以来,台湾与互联网的关系逐渐从竞争对立转向合作。 2015年,爱奇艺的《我上学了》率先打开了综艺市场台湾与互联网融合的大门。 该节目由爱奇艺与东方卫视联合制作播出,实现了台湾与互联网的双赢。 从那时起,更多的节目都遵循了这种模式。 台网联动模式吸引并满足多终端用户的观看需求。 此外,为了触达年轻观众,一些老牌电视综艺今年也推出了线上衍生节目。 连续播出九年的央视旗舰节目《我要上春晚》也与咪咕视频联手推出网络综艺节目《一起上春晚》,针对年轻观众,台湾综艺网与互联网打出了“组合拳”。

此外,电视平台综艺节目也积极拥抱互联网。 一些电视综艺节目出现了收视率下降但播放量上升的情况。 这也说明了电视平台综艺推出台网联动模式的重要性。 2018年更值得一提的是,《名侦探》还凭借良好的口碑和播放量输出到电视平台在湖南卫视播出。 虽然网络转台后节目调性因平台变化而发生变化,导致口碑下降,但网络逆向输出电视平台的先行者仍然值得鼓励。

当然,电视平台仍然具有内容制作和可信度方面的优势,这是目前视频网站平台所不具备的。 台网融合不仅是双方优势互补、取长补短的有效路径,也是能产生1+1>2汇聚效应的最佳选择。 随着媒体融合步伐的加快,电视平台和网络视频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。 打破不同平台之间的壁垒,深化网络融合的新融合模式,实现台湾与网络的共赢,或许是综艺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。 (文/杨光)